“然后”病流行背后:语文教学的重大偏失

“然后”病流行背后:语文教学的重大偏失

四川省泸州市江阳区教研培训中心     黄正萍     熊生贵

01234

 

曾几何时,“然后”病悄然兴起,日常交流、台上发言、综艺访谈……稍加留意就会发现:“然后”成了承接语句的“重要”连接词,短短一段话,“然后”反复出现,甚至句句不离。笔者曾随机走访了10所学校,调查了五年级20个班的150个学生,请学生“用简要的一段话说说从起床到来到学校,你都做了哪些事情。”

调查结果如下:

1.反应快或较快:74%;

2.意思表达清楚或较清楚:88%;

3.表述流畅或较流畅:74%;

4.能用承接词(首先、其次等)、时间顺序(先、接着等)词或要点分列词(第一、第二等)进行表达:约15.3%;

5.表达没有或基本没有病句、用词不当:约64.7%;

6.有“然后”且突出使用的:86%,句句不离“然后”的:10%。

从调查情况分析,即使是反应较快,表达较清楚、流畅的学生,也不习惯用规范的连接词,口语表达的习惯较差,还有一部分属于思维混乱,口语表达能力较低。故而,“然后”突出使用的学生高达86%,句句话不离“然后”的也有10%。“然后”病何以如此严重且流行?

一、“然后病”流行的深思

追溯“然后”病的流行,大约始于21世纪初,感染源:影视明星及一些公众人物的讲话;传染的首要渠道:电视传媒以及后来的网络;首先受感染者:青少年,特别是追星族;后来,感染遍及全国民众,老少皆宜,逃脱者甚少……究其原因,诸多!总的来说,是受感染者的语言病变免疫力弱,表现在:口语能力差、口语习惯不优,从而导致口语防范和抵抗“外敌入侵”的能力较低。

“然后”病的流行引发人们的深思,我们曾做过一次调研(12所学校,每所学校一个班级,700名学生),发现“然后”病流行的背后,是语文教学的重大偏失。其一,在我们的“口语交际课”上,未“真正”在教学生语言(口语)表达,口语交际的内容与形式单一,口语训练未得到落实。请看这样一组数据:口语交际课上,有在全班发言机会的学生为22%;时常有同桌练说、自己练说时间的班级有17%;能保证每个同学至少有一次机会在小组内发言的班级为20%。其二,阅读教学课上,教师很少对学生进行语言(口语)表达训练,部分教师看似在练,可是练的时机、方式、操作程序也有待商榷。因为调查显示,阅读课上经常举手发言的有53%;在教师的指导下,经历了“自己练说”或“同桌互说”,完整交流自己阅读理解、体会、感受的仅占8%。其三,各学科课堂,以及其他教学活动,日常生活中,每一个学生都有机会好好说话吗?咱们教师在有意训练学生的语言(口语)表达能力吗?给学生提供足够的机会展示了吗?这一项的调查结果更不容乐观,除语文课外,能在其他学科课堂教学活动或其他渠道中得到上台交流展示,当众发表自己的见解(回答问题不算)的学生比例约为10%。

二、“然后”病流行的根由

追根“然后”病流行的缘由,不能把棍子一下打在执行教学的“教师”头上,特别是“语文教师”的头上。笔者认为,至少可从三个方面寻求原因:

第一,《语文课程标准》 对“口语交际”和“阅读教学”的定位存在偏差。

《课标》指出:“口语交际能力是现代公民的必备能力。应培养学生倾听、表达和应对的能力,使学生具有文明和谐地进行人际交流的素养。口语交际是听与说双方的互动过程。教学活动主要应在具体的交际情境中进行,不宜采用大量讲授口语交际原则、要领的方式。”从以上表述我们可以提炼出这样几个关键词:倾听、表达、应对、人际交流(交际)、互动、情景、话题。《课标》重“交际”,轻“口语”,或者说,缺失对口语指导、练习的要求,口语训练力度不够。

关于阅读教学,《课标》里这样建议“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教科书编者、文本之间对话的过程。”“开展各种课外阅读活动,创造展示与交流的机会……”可是,对话≠口语训练,怎样进行对话,怎样进行展示与交流,要不要教给学生对话、交流的方法?《课标》却没有涉及。

第二,语文教材对“口语交际”的要求不明确。

仔细研究每册语文教材,我们会发现“口语交际”的呈现,一般都有明确的“话题”,清晰的“情境”,关于怎么说,点多,要求“大而空”,不具体、明晰,缺乏可操作性。如人教版四年级上册语文园地五的口语交际。

保护文物

下面是一则关于长城的报道……先说说读了上述报道的感受,再围绕保护长城的问题展开讨论,提出保护长城对的建议。还可以交流个人了解的其他文物古迹的情况,说说我们能为保护文物做些什么。

上述口语交际要说的点包括:说读后感受、讨论保护的问题、提出保护建议、交流文物古迹情况、说能为保护文物做什么。其实,其中任何一点,真的要说清楚说明白,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于是,如何说、如何讨论、如何提建议、如何交流都比较模糊。

第三,教师口语交际教学中无“口语训练”意识。

因《课标》的定位偏差,教材的要求不明,特别是训练点不明,导致教师教学口语交际的时候,不知该如何操作,造成了口语交际课的随意性。再加上学业评价制度的原因,许多地区的“口语交际”实则成了不可检测的“荒芜地带”。即使有(把口语交际题目出在试卷上),也是“书面交际”(变相写话、习作),而非真正意义上的“口语交际”。这样,使得口语交际成了语文教学的“非重点”,教师教学的时候,对学生进行“口语训练”的意识就真的非常之淡薄了。

三、诊治“然后”病的对策

作为语文教师,首先要担负起诊治“然后”病的责任。我们可以倡导,进一步修订完善《语文课程标准》。至少做到,自己能准确认识口语交际的定位——口语交际≠口语训练。所幸,语文教材正在修订之中,部编版语文教材,在“口语交际”板块上,做了较大的修订,使得训练点的指向更加明确,要求也更加具体。那么,作为语文教师,我们该如何改变我们的教学,治疗“然后”病呢?

(一)增强意识,强化口语交际课中的“口语表达”。

在美国,学校重视学生理性话语能力,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再到大学,从形式逻辑到社会公正内容,形成了一个持续的说理教育过程。《加州公立学校幼儿园至12年级阅读和语言艺术(教学)纲要》对小学五个年级的“说理”有具体的要求。如,二年级“重述文本中的事实和细节,组织和说清要说的意见。” [1]

要求中,有个关键词“组织”,对学生“口语训练”的意识就非常浓了——语言是思维的外壳,学生如何组织语言,怎样说清要说的意见,是需要教给方法,进行训练的。事实上,因为《课标》有言“教学活动主要应在具体的交际情境中进行,不宜采用大量讲授口语交际原则、要领的方式。”使得部分教师“偏激”理解,口语交际教学时,只重视情境的创设,不敢对学生的口语进行指导,也不敢教给学生“口语表达”的方法、要领,更不敢对学生进行系统的“口语表达”训练。笔者认为,规范地口语表达,不只是“思维的外显”,更是一种良好的习惯。要治疗“然后”病,得增强口语训练的意识,教给方法,反复练习,形成习惯。当然,此处说到的练习,并不是机械重复地练,而是在生动的情境中,在师生互动、生生互动中,在评价、激励中进行练习。如此,才能真正提高学生口语交际的能力,使学生具有文明和谐地进行人际交流的素养。

(二)结构化言说,做实阅读课堂的“练说”环节。

方帆在中国教育报上发表文章《中美语文课的差异:思维、阅读、表达都有差距》:中国的中学语文教学没有系统训练学生的口头表达能力[2]。而语文教学的主渠道、主阵地是阅读教学课,做实阅读课堂的“练说”环节,可有效提高学生的口语表达能力。
此处所言的“练说”,绝不止于问答式的“挤牙膏”一样的说,也不是简单、零散的“只言片语”般的说,而是系统的、整段的“结构化言说”,这不仅是对说的训练,更是一种思维的体操。训练学生结构化言说,就是在教学活动中,在学生言说时,提示他们按照一定的言语结构方式来表述,避免只言片语地、零碎地、思路混乱地表述。在阅读教学中,对于“说”的话题设置,不能拘泥于枝末细节的小问题,需设置开放的“大问题”。在任务的导引下,整体思考,整段时间准备,整体练说,整段表述,说完整,人人说。从而达到口语训练的目的。阅读教学中的“练说”环节很多,常见的有如下几种:

12345

以部编版一年级语文下册《棉花姑娘》为例:

目标:通过说故事大意,把握文章内容。

教学过程:

1.创设挑战情景。

2.为了接受老师的挑战,说好故事大意,请同学们翻开书,读一读课文。(生
自由读文)

3.(出示课文插图)请大家看大屏幕上的提示,先填一填,再说一说。
(填——自由练说)

1234567

出示文段提示:

123456788
(设计意图:结构化言说,初步建立“起因——经过——结果”的概念。)

4.同桌互相说一说。

5.师:期待你们的精彩表现!(分三个层次扎实“练说”)

第一层次:有图有提示,说。

第二层次:有图无提示,说。

第三层次:无图无提示,说。

(抽学生说——展说——评价)

(三)拓展途径,丰富语文活动的“展示交流”。
为使学生的口语表达能力得到充分的锻炼,除了课堂上有意识地进行系统训练以外,还

需将此练习拓展到丰富的语文活动中。以下这些常见的语文活动,都是提高学生“口语表达”能力的好途径。

1.早间新闻播报:利用每天上午第一节课,每次1个小班的同学上台播报新闻,尽量争取在前5分钟内完成。整档“节目”设置1~2个主持,设定1~2个新闻评论员,对同学播报的新闻进行现场点评。主持人和新闻评论员的角色由全班同学轮流担任。

2.午休论坛:利用午休(或午读)时的几分钟时间,由学科代表开设论坛的方式,跟同学们进行探讨学习,其形式跟“百家讲坛”有点相似。

3.“托管”练能园:在托管时间段开辟出一个让学生充分展示口语的天地。
如:每天的托管服务时间交由1个小班负责,组织开展语文方面的学习活动,可以进行字词方面的趣味竞赛,或欣赏一两篇美文,还可以进行片段写作等。这样,一个周至少有4个小班能上台展练。

4.晚间论坛:利用晚自习(有些住宿制学校有这样的安排)的前几分钟时间,让学生上台自由发言,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要求声音洪亮,姿态大方。学生可以讲故事(甚至照着书读故事),可以讲述自己成长中的喜怒哀乐,可以就自己看到的某种现象发表一番演讲。台上同学讲完了,台下同学积极开展评价,质疑,补充,甚至与演讲者展开争论。

5.读书交流会:以班级为单位,有计划地开展读书活动,定期进行多种形式的阅读、讨论和交流。

6.特长展示台:即特长展示的舞台。利用班队会定期开展特长汇报展示,或者给每一个组一块展示的园地,由各小组自由地根据自己的进度不定期地展出自己的特长训练阶段性结果,让学生们在展示中找到自己的信心,也学会言说。

结语:“然后”病流行背后,是语文教学的重大偏失。作为一名语文教师,尽一己之力,从改变自己的课堂教学开始,真正提高学生言说与口语交际能力,切实提升学生“然后”病的防御能力,扩大“健康人群”,切断“传染源”,是不是可让“然后”病逐渐好转呢?

0001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