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写文章,最重要的是什么

会写文章,最重要的是什么

熊生贵

 

IMG_20160706_170120

生活中,常常听人称赞某人“会写文章”。姑且先不说,怎么才算“会写文章”,我想问一下问题:“会写文章”,最重要的是靠什么?也许有人会说,会写文章,最重要的是语文基础知识要扎实;也许有人会说,会写文章,最需要有丰富的语言与文学积累;也许还有人会说,会写文章,最关键的是娴熟地运用语言文字,即语文能力强。

其实,在我看来,这些都重要,却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操控语言文字和文学积累、生活经验积累的那个关键要素。这是语感吗?算是,却也不全对,语感是人对语言文字的敏锐性,是语文能力的核心。而我以为,左右这种敏锐性与语文能力的,是思维,思维是它们的总控要素与关键。没有极强的思维能力,是不能写出好文章的,无论语文知识有多么扎实,无论语言与文学的积累有多么丰厚,以形象、表象为元素的形象思维能力不强,以概念、判断和推理为元素的逻辑思维不强,条理性、严谨性、深刻性、灵活性、独创性、批判性和敏捷性等思维品质不高,是难以写出好文章的,或者,所会写的文章类别、级别也是有局限性的。

概而言之,思维能力、思维水平的高低,决定了写文章水平的高低。

会写文章,从遣词造句就开始看思维水平。你知道有人怎么写出这样的句子吗:“我上午吃了苹果、香蕉和西红柿等水果”?这是逻辑思维中的概念种、属出现问题:西红柿不是水果。有些节目主持人爱说“各位观众朋友们……”,是重复罗嗦的病句,其实也是词句意思在逻辑上犯错。排比句不是很好写的。能够排比出现的三个内容或事物的三个方面必须是同一级概念内容哟,不能并列却强行排比出来,就是思维有问题。

构段,思维的难度就提高了。有人以为,将文章分段来写,想在什么时候提行来写,是我兴之所致的事。非也,这一样考量着一个人的思维。乱提行、乱敲回车来成段,往往也是一个思维上有问题。写文章如果要有技巧地构段,那思维水平就更高一些。构段的总分式、概括具体式、并列式、承接式、因果式、点面式、对比式等等,无不呈现出一个人的思维状态。单说一个总分式与概括具体式,有很多人就分不清楚二者的差别。

会写文章的第一级水平:能写清楚事情。将一件事情的“四要素”或“六要素”交代清楚,这看起来比较容易。小学阶段,训练学生写作文,就是从训练写事文章开始的。写事交代清要素,考量一个人思维的概括性与全面性;将事情的经过呈现清楚,显示一个人思维的条理性。如果写事,要表达思想,揭示一定的主题,那就折射出一个人抽象、概括的能力,显现其思维的深刻性。

会写文章的第二级水平:会写人、写物、写景,会写说明文。写人、物、景,其基本的思维过程就是,能抽象、概括出人、物、景的特点;能用比较、说明及形象化描述等方式将特点呈现给读者。这是一个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共同作用和活动的结果。特点抓不准,特点描述不出来,那绝不只是语言文字功夫不行,主要还是思维不佳。无论一般记实性地写人、物、景,还是全面、系统、高水准地说明一个人或一种物,逻辑思维中的分类、比较、判断、分析、证明等思维过程,都在操控着文章的质量。思维力和思维品质不佳,写出的文章定会显现出问题。

会写文章的第三级水平:能写议论文。恕我直言,很多人到不了或者不能真正达到这一级,包括我们很多当教师的人。论文的立论、论证和下结论,活脱脱地显示出抽象逻辑思维水平。很多人写论文,立论就模糊,他要说明一个什么观点,不能一以贯之,论述过程中时常飘忽、摇摆或游离。特别是论证的思维过程,更是极充分地考量着作文者的思维水平:条理性、严谨性、深刻性、批判性等。证明或说明一个观点,从哪些角度去思考与阐发,怎么才能让自己的观点能立住脚,无懈可击?真的很难哟。论据的选择是否准确,案例性的证据是否具有典型型,从而导致的论证是否以偏概全、以点代面?很多人的错误,也常常犯在这里。更难的是,论证的缜密与严谨,很多人所写的论述句段,根本经不起推敲,上一句到下一句之间,存在思维漏洞,或者说,句与句之间根本连接不起。还有的人爱将理或说法说得很满、很偏激,难以周延,这也是说明思维的严谨性存在问题。

会写文章的第四级水平:能写教育科研研究报告之类的综合文。教育科研研究报告这样的文章,集议论、说明、叙事等于一身。这是高级别地考量一个人的思维水平的文章写作。这种大部头文章,很多人一看就晕乎了,理不清思路,自己要写它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其实,不管它要写几万字或成一本书,它无非是解决好四个基本问题:“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做”“(做了后)怎么样”。但这除了考量整体架构的思维能力,更检验在每一点上的思维水平。“是什么”,必须提出概念,解释概念,厘清概念的内涵、外延,准确的分辨概念的上、下位。界说概念,本是逻辑思维能力的基础,但往往很多人,在此就难以过关。“为什么”,提出问题,要说足理由,非研究、非改革这一点不可。很多人扣不住自己要研究的问题或方向来说足理由,所说常常很高、远、空或偏,“扣点”就很难,要把别人说服更是难。教育科研的“为什么”要从问题现象,抽象出核心问题,从现象到本质,再由此推导出研究的方向、设定研究的目标、内容,假定研究出的成果,其抽象、概括、归纳、推理等真实的思辨能力,具备并娴熟运用并非易事。“怎么做”,设想,计划,所做的经历陈述,要点提炼,阶段分解,并不难也不是很简单。“(做了后)怎么样”,一是成果,二是效果。这是教育科研研究报告或成果报告的最难点。先不说高深的,就连“成果”“效果”“成效”三个词的意思,有很多作者,都分不清它们的差异,报告中,将成果与效果混写,即是说明其思维不清晰。成效的写作,有论述,有说明,有叙事,多方面的思维能力要适时地相机运用。成果、效果从哪些方面分解陈述,各用什么证据来充分证明、自圆其说,都在考量着我们的思维水平:分析、综合、分类、抽象、概括、比较、推理、演绎等思维活动,最终表现在文本显现的说理质量之中。有的写成果,要点提炼不准,做法界说不明,举例说明不力;写效果,“变点”(成果带来哪些变化)对应不准,变化说明不清,证据(数据与案例)证明不足。这些,都表现出思维能力的欠缺。

会写文章的第五级水平:会熟练地写小说、诗、散文和论文、方案、各级别大型报告、领导讲话稿等文体。会写小说、诗和散文,表明形象思维能力强,当然其间,逻辑思维能力也要强,只是逻辑思维能力是潜藏在语言文字后面。会写论文、方案、报告和讲话稿等,那一定是逻辑思维能力要非常强。上述各类文章,都写得好,写得符合相应的要求,才能算是真正会写文章。一个思考者、研究者,面对同一事件,同一现象,同一思考结果,如果能自如地或用各种文学作品去表现它,或用论文去阐述它,或用方案去规划改变它,或用报告或领导讲话去陈述它,那他的写作级别才可谓高也。同样是一个方案、规划和工作报告,给一个县区写,给一个地市州写,给一个省或直辖市写,给国家写,那是很考量其思维水平及思想格局与视界的。同一样是一个工作,如教育评价改革,如果由一个人要完成市或区政府的评价改革工作报告,市或区教育局的工作报告,市或区领导讲话稿及市或区教育局长的讲话稿,那就非常考量这个撰稿者的思维转换与角色把控能力,每一个位置或角度,讲法或说法是大相径庭的,不越位、不降位而准确定位,文稿思路、遣词造句都十分得体,那就一定是要具有非常高的写作水平。具备这样能力的人有点鲜见,但可能是有的,也应该是会写文章的人可以追求的发展目标。

综上所述,我想告诉大家一个结论:会写文章,肯定是写作能力强,但这个能力的核心层面,是思维能力强。这可能并非我的发现,我只是用这样一种方式来说明。因为语言学家早就说过,语言是思维的外壳,甚至有说语言即是思维。文章是结构化的语言,必然是思维的外在呈现或者说是作者思考的结果。得到这个结论,会给我们很多启发。比如,就语文教学而言,就语文教学中的作文教学而言,究竟最重要的是要训练学生的什么?在我们成人的自主修炼,包括写作能力或说话能力的培养中,我们要高度重视历练什么?那就是思维。教人阅读,教人言说,教人言说的语文,切不可轻视思维的训练,否则可能抓不到事物的根本,或者所着力的事可能是本末倒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