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身,艰难的抉择——2016.08~2016.12秋期个人工作总结

转身,艰难的抉择

——2016.08~2016.12秋期个人工作总结

□熊生贵

IMG_20160706_171739 IMG_20160706_172308

2016年秋期,准确说是,从2016年六七月临近学年度结束开始,我的工作人生,就来了一个巨大的转变。

这种转变,是没有经历过的人,不说“永远无法体验”也至少可以说“不大容易体验”的。

我从三十几年前参加工作起,数十年间,从来都奉行学习、进步、“成长无极限”等观念,除了思想观念与态度,客观状态上,无论工作职位、社会地位及专业发展,都一直处于上升的态势,虽然在新旧世纪交替及新世纪开初的几年间,曾有过轻微的跌宕,但仍然没有影响整体上的“上升”格局。

而时至2016年夏天、秋天,还没满53岁的我,居然被真实地界定为“老了”,组织不需要了,多年前曾被笑谈的“三球干部”,切实地在我身上兑现了。

于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被丢弃的情绪弥漫开来,失落、失望、失衡,还有不平——主要是看到同级别、同处境的公务员干部,下来后待遇和活法与我们完全不同。

平静的湖水被打破,不只是泛起涟漪;稳固的结构被拆散,常常难以重建。

曾听我儿子说过一段话,说到一个单位上工作了近三年了,想跳槽,准备换工作了,我不解地问为什么,他说,因为现在这个单位感觉有些舒适了,舒适是很可怕的。 当时,我不以为然,只认为是年轻人想为自己做事或变化工作找点理由或说辞。

现在回想起来,我儿子的认识何其深刻。

我在我这样的岗位上,已经多年,不断进步与所谓上升,直到达至最高最佳状态:有一定有领导职位、有可靠得力的下属、管理工作顺畅、自身业务钻研能够保持、既得一些利益也能在专业发展上有所建树,一切都组合得那样得当,运转得那样和谐,所谓得心应手,所谓习惯成自然。曾怡然自乐:快意人生不过如此。

这就是舒适。当一切都太顺意,工作太遂手,心情太舒适,却不知危机已经悄然来临。这种危机倒不是什么危险,而是旧平衡的打破,一种新格局的到来,将导致温水效应下“青蛙”心境及机体对变故的极不适应。这种对新状态的不适应,有时很可怕,甚至可能摧毁一个曾经被世人仰慕的“江湖”高手。这不是夸大其词,我身边不乏这样鲜活的事例。当朋友经历这样的变故,后来演化成人不似人、鬼不像鬼时,我曾经极度唏嘘,慨叹“人怎么会这样,经历挫折就堕落如此……”

不经意间,自己也遇到相似境遇,难道我自己也会沦为如此结局?

于是开始纠结:是沉沦,退隐江湖;是转换,换种活法……退隐,又有多种选择:要是干净地退出“工作”江湖,那有多好,让自己能再闯新江湖,似乎又不现实;那么似退非退,若即若离?……转换,也有多种转法:与管理工作一刀两断?还是形退而实不退,依然行管理角色之实?抑或半推半就,管理有份,转移重心为偏向学、研、行?啊哟,何去何从,真是一个不好解的题目……复杂的心境伴随我好长的日子,甚至直到提笔写文的此刻,心中的乱云仍在晃动,不能绝然消停,消解殆尽。

人,其实最难战胜的敌人是自己,而“自己”的什么东西最强大?答案是:心理。心理这个东西,看无形,抓不住,却实难控制,心中成结,最难解套,最难拆除,最难一洗干净。

艰难的时日,我尝试在麻木中做暂时的人生停顿。暑假,暂停了进取的步伐,任性消闲,做着可能算是无聊而虚度光阴的事,想尽力让自己的心理停滞活动,让自己的目标追求束之高阁,让自己的人生阶段暂时归零。于是隐于山水,也大隐于市。真还有充耳不闻世事,心态放逐随波的感觉。

在这样一个转换时期,除了自己的挣扎,也幸得各方面的扶助:组织与领导是关怀的,离职谈话暖人心,指引道路方向明;单位上的同事对个人表达出珍视之情,对下岗后的处境进行了量身定制的安排;亲人给予了较多的劝慰,挑明人生的最后底线“生命的留存与身体健康才是最大的事情”,舍此一切都将淡出了意义;事业上的朋友更是给我平添了抉择上的动力,他们说“你已无‘官’的负累,正好甩手与我们共干一番事业”;还有一批徒弟,帮我华丽转身来了一个顺手的牵扶与铺阶平路……

哦,原来人生转向也并非难于上青天。

尽管艰难,也总是要面对的。

新一学期,工作与生活状态就变样了。

告别了管与分管二十多年的教研(特别是小学教研)、教育科研等,为存颜面而闲管几样工作“学术中心”“审计监察”“文化特色双创建”。曾以为自己是能干之人,突然不能管重要事情,因误判自己无用而有些怅然;但见得,他们忙得苦累并责任重大,与曾经的我相似,而窃喜自己今天这样也是解脱。

过去搞教研,钻研业务、走进课堂、思考问题、与师交流,与管理工作相比,是副业。曾经努力想处理好两个方面的平衡,不忍丢掉业务,却似乎疏于管理而遭诟病;而今天,管理很多事情与我无干,只能用心于教研业务,所以曾经的不务正业变成名正言顺,也是一种畅快。

或许,这才是一个教研员真正应该做的。一学期,我听课一两百节。听课后,与老师们现场研讨或讲座数十次。在观课中、在与老师们研讨碰撞中,生成出需要让老师们明白的观念问题或学会的技能问题,达数十个,形成自己的研究灵感。下来后,这些问题,被我做成小课件,成为给大家讲课的材料;被拟成论文写作课题,思考成熟,就自己或与徒弟合作,陆续写成了文章《从反面为自主课堂立标杆》《语文自主练能课堂的禁忌》《传统“问答”式教学,有效性是怎样丢失的》《课堂,如何避免大多数学生的“听看”状态》《革除串讲串问陋习》《增加练检,提高教学有效性》《让练读说写成为课堂常态》《让结构化言说成为课堂常态》《课堂自主学习的设计,最重要的是设计什么》等。围绕语文课口语训练存在的严重问题,我与徒弟进行调研,并形成文章《“然后”病流行背后:语文教学的重大偏失》。辅导了三个年轻教师(附小的徐瑜、梓校万丽、习之的王维)参加市赛课,分别获得唯一一个一等奖(语文信息技术课《比尾巴》,徐瑜因此获得市劳动竞赛标兵)、一等奖第一(《矛和盾的集合》)和一等奖第三(《呼风唤雨的世纪》)。辅导了王丽获得合江县小学校长课堂教学竞赛一等奖第一名(《开国大典》)。其他的教研工作任务,完成五、六两个年级的语文教师的相应学时量的教材教法培训、做好全区小语赛课、教学视导、命制试题、组织测试与阅卷及新的评价改革等,尽管纷繁复杂,与大家一样,不值一提。

还做了一件大事,为了推进练能教学改革,让教师的课堂教学操作真正变化,我带领一部分骨干教师,进行了人教版小语四、五、六年级上册后四单元重点课文选点练能展练设计,其中自己亲自设计的课文4篇。这个设计好后,发放到老师们手中,让他们参考着进行教学,使日常课堂真正变成练能课堂。为了下一学期老师们的教学改革,这一学期,我们还对人教版小语一、二、三、四、五、六年级下册各单元重点课文选点练能展练(或牵引练能)设计。为了给大家的设计起到示范作用,也是把我多年来对一些重点课文的研究成果化为课堂操作,我亲自设计了22篇。还有,因为我在成都辅导两个学校的老师们改革课堂,也为他们设计了北师大版本教材中部分课文的新教法,共设计了6篇。

既是配合我的练能教育改革探索,也是为了推进我的工作室活动与练能教育体系建构,这一学期,我们进一步推进了“立体练能体系”的完整建构,理清了“练能教育•自主课堂”操作技术体系(并正在拟各技术小点的培训精要),出版了练能教育4.0版专著《练能·生长》(现代教育出版社)。我们还拟定出小老师口才训练营课程目标与内容,拟定出五段高手的训练教材纲目(共十册)。为了做好练能教育体系对外推广应用的准备,我们工作室还做了相关的一些文本材料的写作。

在这一年中,练能教育的改革实践在原来的主要基地校忠山小学、广营路小学、泸高分校等的基础上,我们陆续增加了力行路小学、江南小学、邻玉小学、石寨小学、黄舣小学、白马学校、弥陀学校等。区域外原来的实践基地校是浙江绍兴上虞城东小学、河南濮阳市第二小学等,今年扩展增加了成都市温江区光华实验小学、永宁小学,高新区新华学校,本人受成师院特聘,成为温江区3+A教师培训指导专家。

说到培训方面,本学期完成了区上安排的培训讲课4次,市上的培训讲课3次,省上有多次,受邀请而参加的其他培训多次。

这一学期中,我领衔的省教科所立项课题《中小学练能教育实践研究》,已经完成成果总结,上报了省教科所准备结题和申报评奖。

在这一学期中,我参与了一个语文教学改革项目的设计,我们这一伙人立志在全省、全国范围内独树一帜,推动作文教学的大改革,这就是“随课微写”。我承担了“随课微写”谱系设计,学生用书的体例设计,2016年暑假组织工作室的同仁完成了六年级上下两册的编写,后不断修订,六年级下册近已出版,六年级上册正在重新修订之中。
受教研培训中心的安排,我策划了《新常态 新常规——中小学常规管理规范》,写出样章,组织人员开始进入全面撰写之中,2017年争取完稿、成书出版。
我参与并组织研讨家庭教育问题,参与策划《泸州市家长学校培训教材》。现正在多渠道征集专题,形成第一套丛书纲目:家长学校家教通识教程(主要用于教师家庭教育讲座)分三本:幼儿园版、小学版和初中版。具体专题还在进一步策划,明年投入编写与出版。

此外,还做了一件业余的工作,修订再版了《非物质文化遗产泸州大贰》。

……

2016年秋期,做的事情多了,也把自己的业余时间安排得很充实,连一部完整的电视连续剧都没看完过。倒是看了百集大型记录片《中国通史》中的好多集,很是感慨了李悝、吴起、商鞅、王安石等人的变法,尽管他们的作为强力地推动了社会的发展与国家的强盛,但似乎凡改革者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死状极惨;很是扼腕于极富理想主义追求、强力推行社会改良的王莽、杨广等,不仅不被当世世人所理解而让造反者杀死,而且死后被历史学家玷污声名,遗臭万年,直到今天在名誉上的平反都显极难;很是困顿于梁武帝萧衍,他远见卓识、能力非凡,却不是很愿意当皇帝,几次出家为僧被大臣花重金赎出,他信奉佛教,清心寡欲,即使当皇帝,好长时间都每天只吃一顿饭,晚年遭歹人囚禁,如此折磨,他却在那“人生七十古来稀”的年代,居然活了86岁……

我不是一个喜欢历史的人,年少时,只管“往前冲”,不愿意“回头看”的。如今,如何爱看《中国通史》这样的电视片了?不是能很好理解自己了。可能是人家中央电视台拍摄得太好了。

不管怎样,这一个学期,自己角色转换了,至少在行动上。心理还没有完全宁静,还没有彻底与行为相谐振。当然,有人说,心态太平和,心境太宁静,可能是另一种堕落。

突然想总结几句话,似乎能诠释一个人在变化莫测的人生道路上,才能不断适应变故,让自己在经历挫折、转弯时,不至于颠簸而跌倒:

只要你有一定的学习力,可以通过学习掌握另外的技能;只要对自己多留一手,不要只能为“官”;只要你有一定的积淀,垒高自己的成就;只要你为可能要走的路有一定的基础铺设,车到路前路自平……

写完这一段就后悔,还是改不了好为人师的怪癖:总在自觉与不自觉中,希望别人读到自己的东西能够有所收获。

不管如何,这么多年来,我这样写一个学期总结,别样的总结,算是为2016年的过去,2017年的莅临,留下一个符号,留下一个回想。

发表评论